厢面墙悰

苛求的借口愚钝无比-夜夜流光相皎洁:独来独往银粟地,一步一行银沙声。
NCE-盗心贼。

l

水tag理由又多了一个,“反正你看看都没有提意见的”,👏👏鼓掌


怎么这还能洗????????


没什么表示
因为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ymgg先把自己认的对了再说话,欧克?

拉黑了才敢放开说nb


某家打着没人吃的cp旗号却觉得自己高贵的要命使劲diss别家热的死妈行吗?是真觉得自己高贵还是觉得没人吃的死妈弱智cp出了优越感???滚啊欧克,某个人气榜一边吃着你没人吃的cp一边还要酸另一方说他的粉头骂你蹭热度?弱智死妈一样,无中生🐴


...👏👏👏,水tag的理由是你觉得碍眼不看,反正我正大的表明了这个tag是水的可以不用删。我居然排面到被人家太太婊了,小粉丝多多同情您吧
评论里洗的您太太拉黑了回不了您:“?微杰佣,杰克对奈布有意思(或许)给他送玫瑰了还不满足“微”吗?你cp不是情侣就没有微量存在了?你是磕别人的产出同人还是买鸡?”
您都标注“或许”了?或许就可以作为一对西皮的产出,这太厉害了,以后我也去多水水这样的tag,A或许对B有感情但是实则是BC,哪怕这样我也可以打AB的tag,并且AB哪怕只有一节连擦边球都看不出都可以打。可能是我误解了cp的意思,不知道是“或许”是指什么,并且有对家内容带在一块就是cp。有别的西皮你当然没问题但是婊里婊气的态度和没有任何倾向擦边却要打tag的实质接受不来,抱歉。买鸡是举例子,但如果你觉得你cp是鸡我只好可怜可怜你了。


-

您太太说我杠,好的我把动态藏了。👏

..您口中xw的tag不许打伪白tag,也有伪白粉头去问过。您的理由是“伪x”“x伪”里的没像老白那样。..然后再出来占tag不是傻逼是什么。)

-五千年间-:

cp23上想申请个杰佣专区,准备参展的杰佣太太来参加吗?
准备申请摊位或者正在准备的可以先跟我私信~

帮忙扩扩啦(๑•ั็ω•็ั๑)十个摊位就好了~

<<Vagtant实践观察笔记录.>>

< >

1.
乔萨的耳边是匍匐过径林的风。直升机的璇鸣徘徊游走在耳鬓,将被粗布绳束起的刘海吹开散在了她的网格短衫里和肩头上。风在田野的麦香和谷稻的金黄之间行径,像是酒糟里头陈斟的味道和大麦酒的醇香扑上了她的鼻尖,揉成曙光温和的一团。

这里大抵是刚下过一场雨。

像是寰宇中奇妙的空间差异,从一个维到达另一个维只需它要拿上滴子从那里滴上一滴透明的水滴。不染雨滴的金灿麦稻和泥土中颗粒可拾的豆香掺杂在了一起,而直升机聒噪的螺旋桨轰鸣又将它们搅的粉碎,抛进了深褐色的土壤。乔萨口齿间叼着的香烟燃到了它的深褐色表皮的腰腹,被她用指腹来回搓撵着包皮,掉下了几撮烟灰。她的指尖又将它摁成扁平,将填燃的绵色物压出——然后在吐出一口绵长悠曙的烟雾后,乔萨蹩着眉转头对向了一旁的驾驶员。

“我们该回风里去了。
 
 

乔萨希.伊莎蓓尔曾一度说服自己是一名合格的“执行者”。像装满抑郁的碎头案或是小巷里充斥血腥气息的沙灰都会与她不同——她曾在封顶战争是被从数丈的大峡谷空投到战场中心,用左臂的微小的玫瑰炮膛轰开山麓的窟洞以及目标的脑袋,或是在地下赌场的暗斗里打着狙抽烟看,在烟卷里看着血雾溅到雇主衣衫上时对方的笑容。

医院的墙壁比教堂聆听了更多的祷告。

乔萨希将炮膛的管口璇开,听着鸟翅卷过径林的沙砂声行起夜底。而她指尖的烟头划过似乎涤洗玫瑰炮内里钢铁的罪愆,又点起星火点燃了夜下天边的云。

“回风里去吧。”

Vagrant设真的很好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