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萝海.

仰观星辰,欲图喧嚣。


江诚眠。


写手。


语c选手。


水雾弥漫的眼是你耳边的风。


笔杆操纵天地。


睁眸以笔.眼听星辰。


夜夜流光相皎洁。


独来独往银粟地,一步一行银沙声。

某太太双标可真厉害,加强xx出来跟死了妈一样出来跳着脚写分析还丧叫,还真是辛苦您写分析,然后转脸发帖跟爸也死了哭葬一样泪流满面哭着要求策划加强你的小jk,你真他娘的厉害,双标666,你小jj就是你小jj,开心吗?

你删评控评很厉害,知道有截图吗?张口闭口刻薄骂人脏字,你嘴真臭真贱啊。

-五千年间-:

cp23上想申请个杰佣专区,准备参展的杰佣太太来参加吗?
准备申请摊位或者正在准备的可以先跟我私信~

帮忙扩扩啦(๑•ั็ω•็ั๑)十个摊位就好了~

<<Vagtant实践观察笔记录.>>

< >

1.
乔萨的耳边是匍匐过径林的风。直升机的璇鸣徘徊游走在耳鬓,将被粗布绳束起的刘海吹开散在了她的网格短衫里和肩头上。风在田野的麦香和谷稻的金黄之间行径,像是酒糟里头陈斟的味道和大麦酒的醇香扑上了她的鼻尖,揉成曙光温和的一团。

这里大抵是刚下过一场雨。

像是寰宇中奇妙的空间差异,从一个维到达另一个维只需它要拿上滴子从那里滴上一滴透明的水滴。不染雨滴的金灿麦稻和泥土中颗粒可拾的豆香掺杂在了一起,而直升机聒噪的螺旋桨轰鸣又将它们搅的粉碎,抛进了深褐色的土壤。乔萨口齿间叼着的香烟燃到了它的深褐色表皮的腰腹,被她用指腹来回搓撵着包皮,掉下了几撮烟灰。她的指尖又将它摁成扁平,将填燃的绵色物压出——然后在吐出一口绵长悠曙的烟雾后,乔萨蹩着眉转头对向了一旁的驾驶员。

“我们该回风里去了。
 
 

乔萨希.伊莎蓓尔曾一度说服自己是一名合格的“执行者”。像装满抑郁的碎头案或是小巷里充斥血腥气息的沙灰都会与她不同——她曾在封顶战争是被从数丈的大峡谷空投到战场中心,用左臂的微小的玫瑰炮膛轰开山麓的窟洞以及目标的脑袋,或是在地下赌场的暗斗里打着狙抽烟看,在烟卷里看着血雾溅到雇主衣衫上时对方的笑容。

医院的墙壁比教堂聆听了更多的祷告。

乔萨希将炮膛的管口璇开,听着鸟翅卷过径林的沙砂声行起夜底。而她指尖的烟头划过似乎涤洗玫瑰炮内里钢铁的罪愆,又点起星火点燃了夜下天边的云。

“回风里去吧。”

Vagrant设真的很好吃啊

Vagrant人设-伊莎蓓尔

姓名:乔萨希.伊莎蓓尔.

性别:女.

年龄:21.

身高:1.81.

背景:原CIA秘密探员,供职定位于CIA信息情报以及执行任务中心枢纽网。优秀的政论以及搏击科目成绩拿到了令人羡慕的定位。CIA表面的谍报人员,实则负责秘密底下的谍报、部署以及特殊任务。在某次封顶作战中因爆破任务掩护而被炸毁左手半臂,脊椎神经被炸断自腰间。在封顶作战后被秘密转入诺曼底实验室以进行人体改造项目的预热实验,实验成功后左臂被截上了机械臂并带自发炮膛可拿捏自如。实验成功因手臂独特受排而拿到不菲薪水以及认可执证退役。后受雇于vagrant组织,目前隐藏身份为地下赌场荷。内行绰号“乌眠”。

性格:胸有独狼,唇吻玫瑰。缜密的思维使她并不过于相信别人,手臂的看不出来的械臂是个合适的好伙伴。——军人的训练使她信念定磊。待人表面如径林行鸟,实则对皆人均有防备。对于义气不过看中,但心有敬佩,实则自我保护而不过信人。
 
外貌:浅棕色波浪卷长发。瞳色乌色眉色浅淡。麻黑漏肩短衣外套红色英格兰网衫。吊带短裤配过膝棕色长靴。

工作:地下赌场荷官。

喜好:台球以及搏击运动。愿意尝试新型酒品。

刺青位置:蝴蝶骨处。

擅长:潜伏运动以及临场任务。

编号:US312579

其他:社交能力较强但不善与人对话——地下赌场是能接受械臂的场所。

【伪白】吊个车梗

“想这样吗。”

裹着黑色薄纱手套的修长手指搓撵着镶刻花纹的杯柄,透红色的液体因半倾的杯身浇洒在昂贵的波斯地毯上氤成湿漉。黑木桌上的香槟杯被规整成了一排,沿着桌表的金线条从透着吊灯的暖光折成阴影。里头溶液浅淡从高到低变得不一,淡黄色的液体兹兹冒着气泡攀上酒杯,碰到漂浮的冰块又破碎在浮光酒面。

虚伪唇角噙着笑。手中的粗枪管顺着被挑开的印着蓝玫瑰的领口滑上了锁骨处轻轻摩蹭,逗的那人如瓷瓶似的雪白脖颈微微后仰,却又苦于吊在体内发泄不出。他眼角被欺负的微红,皮质项圈与口齿间觅处得以捕捉的喘息随脖颈喘动,像脆弱的籽蕊样般曲指沦陷。

“想吗。”

【伪白】<<行酒>>

<<行酒>>

#-黑道梗,有缉毒及卧底背景。

#-CP伪白,有微all白成分。会提示cp倾向,请注意阅读避雷。

#-黑道老大兼毒枭虚伪×卧底白。

#-请勿上升真人,会有ooc。文笔问题请宽容接受。
   
  
   
——

You know some birds are not meant to be caged,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

你知道,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行酒>>-p1.
 
 
 
 
红色的流体从玻璃瓶的瓶口顺着透明酒杯的杯壁淌入,聚成一汪酒谭后滚入的几粒透明棕色的食用珍珠。本来擦了层海盐的杯口被半切的西柚薄片化去一片,酒保在温红液浇上鸡尾酒将它染成像落地窗外火烧云一样的黄昏。弯曲吸管贴着西柚片的一侧滑下,擦出一条不太明显却看着令人舒适的水痕。

 

他眯着眼接过酒保手中的酒杯。黄昏给他的半边身子度上了阴影,从发侧到眉角像沐在了一叠透明的薄纸片,融在酒杯中像是一个化不开的缩影。他白色衬衫被吹起而微微鼓动,肌理从窄腰一览无余——燥动的血腥玛丽随着酒保的动作又浇在了高脚杯中,顾客特殊要求的纸伞被以极其古怪的方式搭配在一起,配上果色液体以及女顾客英格兰风的裙衫显出像是留声机唱片的沉寂和同冰蓝火焰的触觉。他摇匀杯中的液体,银发灼灼中像对方手中的那支袅袅吞雾的烟卷。他的发尖还带着清晨的气息,像染上了酒液一样被吊灯折出微红色的发梢。他借着烟灰缸里一撮烟灰的温度与光亮,黑瞳盈辉向着吧台处稳坐的黑发男人走去。

 

虚伪看到了他,极为清楚的是他眸底的深谭像盛满了酒汪的容器。不同于其是那双瞳子映上了已经满天的霞光,吊灯光线从他的背后透出像是针织线般洒在了他的身上,铺在座椅上像一条光须织的软垫。但它没有冷热,触而是光亮和温柔的色泽。虚伪看着他向他举起了酒杯,红色的液体倾出几滴斟在了昂贵的波斯地毯上。

 

“我知道你。”

 

他看着对方的眉眼带着笑意,但唇角是冰冷如他肤玉的弧度。他杯中的冰块嘶嘶,像他口中的话语并不连贯,但重在清晰。

  

虚伪的名号,在卡尔洛斯地下集市里,可是足以比拟一柄掷地有声又锋利如刺的剑啊。

黑道伪白也很好吃。

毒枭伪×警方卧底制毒师
 
明斗暗斗都很刺激

...这样,发链接怎样改成数字就是复制粘贴然后修改